乐橙客户端下载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:13856234120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 > 乐橙客户端下载 >

在逃避与忏悔之间 ??评九九的长篇小说《牛背雨》-荆楚网-

在逃避与忏悔之间 ??评九九的长篇小说《牛背雨》-荆楚网-
  • 产品名称:在逃避与忏悔之间 ??评九九的长篇小说《牛背雨》-荆楚网-
  • 产品简介:html模版 在逃避与忏悔之间 ??评九九的长篇小说《牛背雨》-荆楚网- 周聪 九九的《牛背雨》(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年10月第1版)是一部典型的“心理型”儿童成长小说。作者从一场雨中的射箭起笔,折耳无意中用竹箭射中了伙伴甘地的眼睛,“一抹耀眼的红正从

产品介绍:

html模版在逃避与忏悔之间 ??评九九的长篇小说《牛背雨》-荆楚网-

周聪

九九的《牛背雨》(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年10月第1版)是一部典型的“心理型”儿童成长小说。作者从一场雨中的射箭起笔,折耳无意中用竹箭射中了伙伴甘地的眼睛,“一抹耀眼的红正从甘地的指缝里细细地流出来”,甘地痛苦不堪的模样定格在折耳的脑海中。在牛背雨的背景下,鲜红的血液成为引发折耳心理危机的重要符码。值得注意的是,尿床成为折耳排遣内心焦虑的重要出口。一旦雨水来临,尿床便如期而至。雨是小说中重要的意象。在雨中,折耳射伤了甘地的眼睛;在雨中,折耳养成了尿床的毛病。除了《射击》中的牛背雨,还有《有一种雨叫野马》中的野马雨,抑或《我的“地图”》中折耳梦中的那场大雨,雨成为折耳心中挥之不去的伤疤,一次次的雨水来临,折耳的内心就遭受一次次的荡涤。这似乎是一种冥冥之中的“魔咒”,血液从受伤者身体中涌动而出,尿液作为一种焦虑和忏悔意识的心灵投射影响着施暴者的日常生活,折耳和甘地之间的心灵碰撞由此开始。血液、雨水、尿液,三种不同成分的液体呈现出折耳丰饶的内心世界。

折耳目睹了甘地蹲在地上捂着眼睛疼痛不已的场景,伤害发生后,折耳的心理防御机制立马发挥作用了:一方面,折耳采取了模糊现实的策略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??在折耳心中,他一遍遍强化射击的目标是雨中的乌鸦这一初衷,以此来模糊现实与想象的界限;另一方面,折耳的内心深处萌发出一种悔恨意识??“我想看看甘地怎么样了,我想跟他说声对不起,我要告诉他我不是有意的,我没有妒忌他的眼睛,我只是要射死一只乌鸦”,在强大的现实壁垒面前,折耳选择了逃避,选择了止步不前。不难看出,折耳内心的忏悔话语是极其微弱的,因为“我”的陈述始终是以自身为主体的,作为受害者的甘地只是“我”叙述的客体,换句话说,此阶段的忏悔意识的主导者是施暴者,而不是受害者或者事件本身。从潜意识的层面来看,折耳对甘地“荔枝核般的黑眼睛”充满了羡慕,那双眼睛,曾经保护了折耳与甘地免受李小松一伙的欺负,折耳的“我没有妒忌他的眼睛”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反语。射中甘地的眼睛是折耳某种深层次的心理需求,当“独眼龙”与“狗眼”同时出现在校园里的那一刻,折耳与甘地才实现了现实中的“平等”。

折耳的内心焦虑在《谎言》一章中才得以初步缓解,因为甘地选择了隐瞒事实真相,他将受伤的真正原因深埋心中,对家人只字不提折耳的过错。在此阶段,折耳的内心经历了一场风暴,他并没有及时向甘地和他人坦白,而是选择了沉默不语和独自承受。甘地进城后,折耳一方面努力通过孙医生和陈楚哥哥来打听甘地的病情进展,另一方面通过照顾甘地的好友阿斗来实现内心的部分救赎,他生活在一种恐惧与焦虑之中。饶有意味的是,在《甘地回来了》一章中,折耳的心理呈现出分裂的状态:瘦小的甘地“飞”到了折耳面前,折耳认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,甘地清脆的呼喊声与折耳的躲躲闪闪、支支吾吾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折耳的冷漠和暴躁,无疑是在掩饰其内心深处的恐惧不安。在作者的叙述中,二人的对话与折耳的心理活动交叉呈现,话语表达与内心活动之间的撕裂感油然而生。

阿斗是甘地亲密的小伙伴,这头侥幸逃过蓝耳病戕害的小猪,承担了多种的叙事功能。在甘地的心中,它是忠实的朋友,填补了甘地精神世界的寂寞。在甘地去城里医院治疗眼睛的日子里,阿斗成为维系折耳与甘地之间精神交流的重要纽带。阿斗能在蓝耳病肆虐丑溪后保全性命完好无恙,全依赖折耳的细心照顾。折耳将它安顿在一处远离疾病侵扰的处所,也是试图以照顾阿斗的方式来实现某种心理补偿。阿斗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,当甘地爷爷将阿斗放入上锁的铁门内,阿斗的反抗是显而易见的。终于,甘地以游戏之名将阿斗放回了山林中。《虚惊一场》是一场心理戏剧,当甘地得知李小松三叔扛着的猎物并非阿斗时,甘地心中的一颗石头才终于落地。

折耳的心灵忏悔是在读完《追风筝的人》之后实现的。在那个名为云谷书屋的地方,折耳读到了《追风筝的人》,“一股神奇的力量裹挟着我”,外力的作用与内心的斗争终于决出了胜负,折耳战胜了心魔,选择了直面甘地的眼睛。迟来的忏悔不出意外地得到了甘地的原谅,在作者的叙述中,受损害的甘地一直是现实生活的放逐者:折耳射伤了自己的眼睛,甘地选择了隐瞒,告诉家里是林中的树枝划伤所致;在校园生活里,折耳在雨中尿湿床单,甘地心甘情愿背黑锅,主动向李老师坦白说是自己所为。在甘地心中,友情大于一切,fdsfds,即使折耳在表示忏悔过错之时,甘地甚至说出了“我只是恨我的眼睛,为什么不能像石头那样坚硬”,这种匍匐在友情之下的一再忍让实际也是一种病态的心理,忍受伤害与忍气吞声是对自己最绝情的讽刺。倘若从人物形象的刻画上来看,甘地身上看似重情重义的行为,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违背人性的。

在我看来,《牛背雨》聚焦的是人物因射箭伤人引发的心理嬗变。在承认与逃避之间的犹疑,在防御与忏悔之间的纠结,人物的心理震颤在作者的笔下呈现得立体而丰富。略显缺憾的是,作者让折耳的故事披上了一层扶贫的外衣,但这种处理显得过于简单和理想化,扶贫的主体仅仅依靠陈楚哥哥、折耳、甘地的儿童式扶贫之路显然是不长久的。我以为,这无疑是作者在创作中需要深度思考的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产品: